我們的故事

周憲本,應科院行政總裁
應科院行政總裁周憲本先生在香港土生土長,他早有成就,而且是一位訓練有素的飛行員,對他而言,天空才是極限。周先生畢業於香港大學,是一名工程師,他立志高飛,先後創立了自己的公司,並在全球拓展業務,在此過程中獲得了許多專利,然後返回香港帶領應科院邁步向前。

不留任何遺憾 只管為社會盡力付出

Story #1

我父親成長於二戰期間,由於學歷低,只能做一些零散的粗活,那時候職業安全未獲重視,不幸地他在幹活時受傷失去了一隻手。我父親倖存下來已是一個奇跡,更遑論要養家糊口了。

父親的經歷,給予我很大的啓發,讓我明白到機會絕對不能錯失,以及毅力的重要;父親的經歷,也幫助我建立正確的職業操守,以及正面的人生態度。

當時,香港只有兩所大學,我選擇了既艱深亦最難修讀的學位——香港大學的電機工程。

工程師研究所有能改變社會的精彩玩兒,而這些正是我們在應科院所做的事情。

科技不會無緣無故地發展,科技發展就是要改善人們的生活。

透過我們的努力,應科院已經在5G移動通訊技術、金融科技、人工智能、物聯網和半導體領域取得全球領導地位。我十分幸運能夠與眾多充滿智慧的同事合作,一起為業界提供解決方案,為經濟帶來更強的競爭力,建設香港成為一個智慧城市。

羅家泳,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分析總監
羅家泳博士於洛杉磯加州大學取得電腦科學博士學位,對網路保安、智慧城市應用以及培訓工作尤感興趣。他在科技產業從事超過30年,經驗豐富,負責帶領應科院探索新的研發計劃,並與業界合作夥伴緊密合作。

終身學習 應用無限

Story #2

電子教學是現在常見的學習模式,而應科院是開拓這種學習模式的先驅之一,多年來我們一直提供不同電子學習解決方案,讓各行各業受惠。

應科院的電子教學解決方案屢獲殊榮,吸引超過 200 所學校使用,其中包括:教室管理系統、電子學習平板電腦、擴增實境的使用和學習分析等。

除了年輕人能從電子學習中充實他們的生活,長者也可通過電子學習平台、社區健康服務和社交觸控式屏幕等形式分享到這項技術的成果。

香港警察學院和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Cyber Security and Technology Crime Bureau)亦採用了電子教學進行互動學習和實際培訓,成效顯著!

今天,應科院的電子學習平台已能支援在人工智能、數據分析、區塊鏈和視頻分析等方面的學習,以促進人們的專業發展,提高他們在就業市場的競爭力。

馮顥筠,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分析工程師
馮顥筠女士大學畢業後便加入應科院,至今將近五年,主要負責項目管理、項目示範和展示,以及建立數據資料庫及語言相關的數據分析等工作。她的工作項目包括創造一個人工智能聊天機械人, 處理銀行的客户服務。

我們都是創造家

Story #3

「萬事起頭難」,相信所有曾做過科研專案的人都感同身受。我們今次面對的客戶,其母公司更是全球最具規模的銀行,絕對不容有失。

這幾年我們團隊一直研究語言的分析及應用。在香港,絕大部分人都使用廣東話,廣東話在語法及應用上都極其複雜,詞語的運用特別豐富,加上中、英文夾雜使用,大大增加了研究難度。今次開展的專案主要是研發一個人工智能的廣東話聊天機械人,以應用於銀行的日常查詢服務。

我們面對的挑戰包括:廣東話訓練及測試數據不足、客戶提供的數據有限、沒有銀行業的專業範疇知識等;同時,若市場上已有同類產品,我們便不會研發,因此全新的應用方法與技術成為我們考量的重要因素。在廣東話訓練數據不足方面,團隊成員決定用數據生成的方法去解決;客戶同意我們在其網站獲取數據作分析,可是當中大部分的數據是新聞稿,這對我們模型訓練的作用有限;最後,在獲得數據後,我們全體成員一起「温書」,熟讀銀行產品及流程,幾乎讓我們每一位成員都變了銀行業「專才」。此外,我們還要著手處理廣東話測試數據不足的問題,由於這個聊天機械人不僅支持文字輸入,更支持語音輸入,所以我們再一次總動員,不分彼此地根據不同情境以及運用我們自學的專業知識來創作測試句子,然後錄音。從寫作測試句子到錄音,從角色扮演代入不同情境到熟悉銀行產品,我們經歷了多少個晚上跟週六,夜宵跟下午茶呢!

「摸著石頭過河」是我們專案開發初段的最好形容,第一個模型誕生了,但效果奇差,被客戶破口大罵。無論我們怎樣調試效果,都沒甚麽改善和方法,更遑論令客戶滿意。凡此種種,在腦海中不禁浮起一句說話「你甘心當一個跟隨者嗎?」沒有方法,沒有參考,我們便合力開創一條新的道路。團隊通力合作,深信「失敗不要緊,堅持才會看到希望」。最終,產品取得客戶的信任,他們十分滿意,笑臉迎人地盛讚我們了解其需要,並能幫助解答八至九成的日常查詢,紓緩了前線客戶服務員的壓力。

將不可能變成可能」,不只是一句耳熟能詳的口號式格言,現在更是我們能夠宣之於口、動之於手的座右銘。

創造家並非遙不可及,我們做到了,你呢?

李文迪,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分析經理
李文迪先生為應科院帶來超過20年的資訊科技、編碼、電子商務以及作為初創企業家的寶貴經驗;加入應科院後,他聚焦於人工智能的研發,並專門從事於人機互動和智能知識管理系統的工作。放眼大灣區,李文迪先生的目標是有一天能見證它成為閃爍耀眼的世界級創新中心。

從侏羅紀公園到應科院

Story #4

作為米高·克賴頓 (Michael Crichton)的粉絲,我對他在1993年上映的電影《侏羅紀公園》真的着迷了。然而,我發現電影吸引我的,不是焦點所在的基因工程,反而是電影中有關科技如何影響人們生活的部分。

2018年我加入應科院時,主要從事有關長者護理的研發項目,所以經常與長者接觸,並與護理員、醫生和研究人員等一起工作,而我工作的最大意義就是給人們帶來臉上的笑容。

還記得那一年樂齡科技博覽的最後一天,我遇到一位獨居的老太太,這位退休的專業人士長期肩膊疼痛,飽受煎熬,她對我們應科院的工作感到很好奇。在離開之前,她輕拍我的臂膀,叫我繼續努力,因為我們的工作終有一天能幫助到像她一樣的病友。

那一刻,我感悟到內心的呼喚——通過科技幫助人們生活得更好。也許,我不會像急症室醫生或消防員那樣拯救生命;但是,我可以與應科院的同事通力合作,構建更多的創新解決方案,以支援那些現實生活中的超級英雄和普通人。

我明白到:在應科院,這不僅僅是我們的工作,更是我們的責任。

王健雄,人工智能及大數據分析助理主任工程師
王健雄先生負責智慧城市的項目管理和開發,例如香港智能水錶通訊標準,帶領團隊獲得2017年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銅獎(商業方案)。

燒香不爲祈福,只爲「氣體」

Story #5

2020年初,我們和消防處合作的「 有毒氣體檢測」項目正進行得熱火朝天。在一月中旬,最基本的調試任務已經完成。在辦公室環境下,檢測電路可以連續幾十個小時、不間斷地發出測試信號,並傳送至雲端處理及顯示六種氣體的測試數據曲綫。接下來,我們需要在有毒氣體存在的條件下,進行氣體檢測。

可是,有毒氣體的購買和存儲有非常嚴格的安全指引。從申請購買到審批,往往需要幾個月的漫長時間;而且,有毒氣體的實驗設備、環境也有很高要求,例如有毒氣體的流出量、通風等等。我們與消防處約定,待農曆新年過後便到他們那裏做實驗,因爲那裏有符合要求的設備和實驗環境。距離農曆新年還有不到一周的時間,我們能做點什麽?

幾經討論,我們決定「燒香 」!「香」燃燒充分會產生二氧化碳,「香」燃燒不充分會產生一氧化碳;而且,「燒香」會產生大量的PM2.5 細懸浮微粒;更有甚者,「香」在燃燒過程中會產生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以及揮發性有機化合物。而這五種氣體都是我們要檢測的!

方案一經確定,我們馬上動手採購。首先,我們購買一個大膠箱,將「香」放在膠箱裏面燃燒,這樣不僅減少空氣污染,也可以保證一部分的「香」燃燒不充分;然後,購買一捆「香」和一個不鏽鋼的碟子(以擺放燃燒的「香」);最後,購買一條長的數據綫,用來連接膠箱外的手提電腦。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我們幾位同事便一起到海邊做實驗。實驗進行很順利,與「燒香」的情況相比,以上五種氣體的濃度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而且,硫化氫的濃度也有明顯的提高,這是我們要檢測的第六種氣體。實驗結果,跟我們之前的討論、分析都非常吻合,六種氣體的傳感器都檢測靈敏、工作正常。一位同事開玩笑說:「農曆新年還沒過,我們已經燒了這麽多次『香』,2020年的運氣一定不會差!」

是的,我們蓄勢待發,準備農曆新年過後,就去消防處做真刀真槍的實驗了!